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文化长征网 首页 长征学校 查看内容

光雄讲坛:“八一”军旗,我心中永远的红!

2022-7-26 11: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6| 评论: 0

摘要: “八一”军旗,我心中永远的红! ★曹光雄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带领北伐军三万余人,在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领导下,于江西南昌举行武装起义,打响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1933年7月11日 ...

“八一”军旗,我心中永远的红!

              ★曹光雄

       1927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带领北伐军三万余人,在周恩来 、贺龙 、叶挺 、朱德 、刘伯承等领导下,于江西南昌举行武装起义,打响反对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 
       1933年7月1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根据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6月30日的建议,决定8月1日为中国工农红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前身)成立纪念日。第一个庆祝八一建军节,是朱德率领南下的起义部队,在郴州资兴布田庆祝的。
       今年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5周年,特此回忆我从军点滴战斗生活。

(一) 鲘门半岛海防往事

       1961年8月至12月,新兵的我随42军直属高炮67团中炮连,在广东海丰县鲘门半岛扎营,执行对美蒋P—2V低空特务侦察机作战任务。当时部队装备、后勤保障还比较落后。我连装备的高射炮,是前苏联二战时期淘汰的85毫米高炮,只能单发炮弹装填和发射,而且射击只能起到火力拦阻作用,不能直接命中敌机。我们在野外扎营,除连指挥所和连指挥员有帐篷外,其余人员均住宿在拉炮的十轮卡车上。其野战生活条件之简陋、艰苦,显而易见。
 
   夜宿卡车上的苦与乐
 
        鲘门,距离海丰县城有30多公里的路程。这里是半岛,依山傍水,海岸线全长23公里,形月弯状。我们驻守的海滩靠鸡公山岛附近,当时荒无人烟,见不到一个老百姓,一支渔船也没见过。唯一能听到的,就是海浪拍打岸边的海啸声。没有营房,各排、班均夜宿在牵引卡车上。我们利用车上安有活动坐板,夜晚拉开铺上床板,就分有上下两层歇宿。车厢前后挂有帆篷布可挡风雨。炮班每车住有8人,指挥仪班有11人,稍挤些。秋季晴夜可将篷布打开,空气能对流,倒没什么。要是遇上刮风下雨,前后篷布拉下来便苦了:汗臭味、脚臭味弥漫车厢出不去。起初,大家叫苦不迭,只好用被捂住鼻睡。时间长了,便久闻不觉其臭了。竟然互相调侃道:“好久没吃豆豉,现在倒是闻到豆豉味了”。 每夜总有人忍不住放个屁,其味臭,其声响,也惹得大家喋喋不休,有的骂:“缺德鬼”,有的嘲笑:“炮响该敌机落了”, 大家哈哈大笑好一阵,才入睡。
        总之,在狭小车厢里歇息虽有抱怨,却也友善互谅,因为是战友胜兄弟,同呼吸共甘苦啊!

  新兵蛋穿着鞋睡觉,便于跑警报
 

        高炮兵对空作战,是以秒钟计算的。团首长要求“30秒炮响敌机落!”,美蒋P—2V低空特务侦察机入侵,一般都是超低空贴着海面夜航,绕过我雷达入大陆,用红外线拍摄我军事要地,很少白天来。就是说,从指挥所警报器一拉响,指战员们就得飞速跑到阵地,30秒钟内做好联得上、打得响的战斗准备。
        听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老指导员说:“新兵怕炮,老兵怕嚎。”新兵畏惧炮响震耳,老兵无所畏,而机枪扫射方向没个准,所以怕机枪嚎。真的,我第一次参加实弹射击打飞机脱靶时,那轰隆炮声震耳欲聋,尽管我张开了嘴,保护了耳膜,却也一周听不到别人说话。因此跑警报上炮位,心里就难免有些紧张。
        警报就是战斗命令,绝对不敢松懈怠慢。“30秒炮响敌机落”,老兵经过长期练兵,动作飞快。我们新兵就忙中有乱,一骨碌爬起来找不着鞋子,便只好赤脚跑去炮阵地,动作就慢过4、5秒了,自然挨到班长批评。怎么办?无奈就偷偷换穿一双干净鞋子睡觉,果然就赶上老兵跑警报的速度了。
        穿着鞋睡觉这个秘密,直到4个月后,我调到团司令部军务股当文印员,这才告诉了班长。
  
  驻守海防,有海龙王馈赠的最好礼物。
       

       在这荒无人烟的半岛驻防,除了战备训练、夜晚常跑警报外,就是副指导员抓每周有文娱小晚会,各排唱队列歌曲比赛、讲战斗故事,就别无其它文化活动了。倒是逄上星期天不训练,每班可轮流一人外出去鲘门镇逛街,可沿着海滩捡些很漂亮的贝壳、海螺壳回来。在家的便由排长、班长带着到海岔子里去捉螃蟹、海螺、大虾,交炊事班给大家加菜,是最快乐的。
         那时,这里是未开发的处女地,海滩长满野菠萝、仙人掌、还有许多叫不出名的灌木丛。海岔子里水不深,每次涨潮海水都会带进一些海味来,退潮后留在海岔子里,即成了我们的美味。                      
        周六刚天黑,没有敌情预报时,每班新兵提着铁桶,拿着钢盔,由一个老兵带着去沙滩捉螃蟹。手电筒一照,见有成百上千只螃蟹横行,拿着钢盔随便一扣,连沙带蟹倒桶里,不到一小时,便可装满十几桶。白天在海岔子里捕捞海鲜,更有趣,那螃蟹有黑色、绿色、红色的,壳上都长有青苔,个个足有中碗口大;海螺则有大有小,五彩斑烂;大虾壳硬须长,偶尔也能抓到斤把重的龙虾,还有沙虫、扇贝……星期天三餐,连队伙食大改善,放开肚皮吃海鲜,个个吃得满嘴流油。
        这是海龙王馈赠我们海防战士的最好礼物。


  (二) 昔日海门港海防纪亊
     
       1962年, 盘踞台湾的蒋帮欲窜犯大陆, 6月至8月我所在42军直属高炮67团, 从广东海丰县移防到南海边陲—潮阳县海门镇山头抅筑阵地, 担任护卫我海军鱼雷快艇基地防空作战任务, 那段日子所见所闻记忆犹新。             

   蓝天蓝海军民共卫海疆
     

       海门渔港是国家一级良港, 海门湾驻有我海军鱼雷快艇基地。我连是85厘米口径中炮, 刚到目的地山头, 即有当地一个民兵连前来接应, 一起帮推炮、共挖炮掩体、搬炮弹、架宿营帐篷, 佈伪装。 人多力量大,比平时我们自己单独抅筑阵地, 快了一倍功夫。海边天空舜间万变, 刚才长炮管翘指蓝天, 倾刻晚霞金光万道, 海水也由蓝变成金色, 可惜那时我没有照相机, 要不, 那伟岸的高炮身影, 军民共筑"长城", 屹立在山与海之际, 何等的壮观, 留影下来是军亊艺木品, 既有强大的震憾力, 又有高品位的欣赏价值, 可当珍贵的纪念。            
       渔港渔船交叉滿布, 青壮年渔民个个是民兵, 他们劳武结合, 身背枪枝弹袋, 出海、返航, 布网、收网,都不忘战备, 随时淮备痛击海上来犯之敌。海军鱼雷快艇基地除了部队自身岗哨外, 也都加了民兵把守, 真似铜墙铁壁、森严壁垒。
       渔港的鱼腥味, 随着海风弥满整个海门镇, 我和战友们初来乍到, 都感到刺鼻不适。可联防的民兵兄弟告诉我们说: “那可是渔民丰收的美味, 比蜜还甜呵!”

 轮休时莲花峰上祭先贤
            
       离镇中心城区不远处有古莲花峰景区, 位于练江入海口处。陆上远观,像一朵莲花含苞待放;海上远眺,则如盛开莲花。莲花峰不仅海色山光,秀丽多姿,还有丰富的文化内涵,有明清古建筑“忠贤祠”、“观海楼”、“崇文亭”、 “文公石雕像”等, 使瞻仰者流连忘返。
        星期日, 每班可轮休一人外出购物或逛景, 我则和战友结伴慕名来到古莲花峰景区, 逐一瞻仰古建筑群。在“忠贤祠” 和文天祥石雕像前, 立刻回忆起读过的文天祥的《过零丁洋》诗:
    辛苦遭逢起一经,
    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
    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我和战友们深为南宋末年,文天祥在广东兵败被元军俘虏,并被带往北方囚禁,途中经过零丁洋,便写了“过零丁洋”诗来抒发国破家亡的抑郁。其后,文天祥始终不被任何威迫利诱打动,慷慨赴义!民族英雄文天祥为国尽忠的碧血丹心、光照千秋而心潮澎湃, 激起当代军人强烈的忠党爱国的情怀, 我们一齐向文天祥石雕像敬了军礼!
               
  “万人冢”前激发战斗意志
                      

        景区还有另一省级文物“万人冢”, 则是抗战时期日军残杀渔民的历史罪证。
                 
        史料记載:1939年8月21日晨,日军战舰停泊在海门湾,向海门城区炮轰一轮,炸毁1400多座民屋;1941年3月25日,继汕头、潮阳沦陷后,日军占据海门,实行“三光” 统治,陆路设卡,海路海禁,海门同胞经过哨卡稍有不顺,即惨遭杀害。尤其是1943年夏季,战乱致瘟疫流行,尸骨遍野, 海门沦陷期间,死亡计3万多人。建国后政府对冢墓进行了修缮,有石刻碑文为:“海门陷倭癸未夏死难同胞之墓”。左右挽联为“创痕留史乘,怨气拥风涛”。名人题书有:“抚今思昔此恨绵绵,气吞胡羯志切复仇”、“警醒薨梦誓雪国耻,唤起国裙发奋图强”           
       "万人冢" 再现了日军侵华的罪恶历史, 战友们个个义愤填膺, 深感作为解放军战士, 保卫祖国, 抵御外犯责任重大。都表示:不忘国耻,安心服役, 刻苦训练, 练就过硬军亊本领, 日寇胆敢再犯, 台湾蒋帮敢蠢蠢欲动, 就坚决回击把它消灭光!


 (三) 蜈支洲岛旧事
                  

       海南三亚市海棠湾镇蜈支洲岛,很像一种名为“蜈支”的海洋生物,遂将该岛名为蜈支洲岛,并沿用至今。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该岛为我军战略防御的重点地区。因为该岛东南方向距公海仅12海里左右,在常规武器战争条件下,它是防御的前沿阵地。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六十年代同台湾的军事对峙,七十年代初的越南战争,都使这里始终充满了战争的气氛。1978年9月,我从广州军区来到驻守该岛的独立营采访,所见所闻感触尤深。
 
    你说没菜吃,却天天吃鸡
            
        最近 强台风横扫海南和两广沿海,其影响之大众所皆知。蜈支洲岛,更是每年台风首当其冲之地。每当夏、秋季,岛上战士们种的蔬菜,刚到生长期,就被台风、暴雨摧毁得连渣不剩。那时没有冰柜,储藏不了蔬莱瓜果,而台风天,一切船支又停靠港避风,炊事班给养员无法离岛上附近的林旺镇,或海棠湾镇的黎、苗寨买菜。无奈,营首长便号召各连大力养鸡作战备菜。             
        我刚到营部,即逢上台风肆虐,无论高大挺拔的乔木,还是繁茂葳蕤的灌木,甚至号称“地球植物老寿星”的龙血树,寄生、绞杀等热带植物,都像被巨人拿木棒横扫后朝一边歪倒。
       开饭时,没有蔬菜,却端来一大盆红烧鸡块,我怕是营里照顾我搞特殊,营长笑着说:“要说特殊,我们全营上下这台风天都在搞特殊哩!”教导员告诉我,台风季节种不出菜,遇上台风,就只能享用通信班和炊事班共饲养的鸡——战备菜了。
       结果,连续两天台风,我和大家餐餐吃红烧鸡。

 说怪不怪,守在海边吃不到鱼
 

       当时,正是粉碎“四人帮”不到两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极左思潮还未消除。             
        海南四面是海,渔民不能私自搞小自由“赶小海”,公社渔业大队捕的鱼都被计划经济“计划” 调走了,致使本岛市面上均买不到鱼,
       我到蜈支洲岛独立营采访4天,都未闻到鱼腥味。第5天,当时海南军区政治部贾主任特地来蜈支洲岛看我,见此情心不忍,他便亲自带着一干事走遍岛上渔村,终于找到一户胆大渔民自留了十几条马焦鱼干,保证保密不说出去后,买下拿给营部,给我和指战员们加了餐。战士们说:“感谢贾主任,给我们开了洋荤!”
       由此可见,党政军民解放思想,盼望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拨乱反正,何等急切!

  教导员与女儿的酸楚故事

       蜈支洲岛呈不规则的蝴蝶状,面积1.48平方公里,东西长1500米,南北宽1100米,海岸线全长5.7公里,南部最高峰海拔79.9米,未开发的30多年前,还是一座较荒凉的小岛。
       岛上除几个小渔村外无学校,教导员家属随军,女儿已年满8岁了,不能老是呆在岛上军营家里不读书,误了孩子呵!父母终于下决心,将女儿送出蜈支洲岛,在林旺镇一黎寨小学就读,并找了一黎族老乡家寄宿。
       教导员虽然每月也都给老乡家合理的缮宿费,但当时黎寨老乡的生活环境条件差,住的是茅草房,人畜上下混居,蚊蝇蚂蚁虫咬,腥臭的虾酱恶心难吃,一个从未离开父母疼爱的小姑娘,在陌生地怎不恋家,怎么安心呵?!
       一日,营部给养员到林旺黎寨买菜,顺便来老乡家看望放学的小姑娘,小姑娘见面就哭了,硬拽着给养员的衣服,跟着回到了蜈支洲岛军营家里。父母见女儿真的瘦了,说不出地心疼,自然给她做了好吃的,以示弥补。在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女儿任说什么也不肯再离岛上学去。
       为人父的教导员,深知不能心软,迁就溺爱惯着误了女儿,好说歹说不听,他便解下扎着的皮腰带,硬着心鞭打逼女儿再随给养员离岛去上学。女儿哭着,挨一鞭,走一步地上了船……
       进入九十年代后,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的主题,随着现代战争武器的发展,蜈支洲岛失去了战略意义,部队放弃了这里,如今该岛已作为度假休闲圣地。但是,此岛旧事仍记忆犹新。
     2022年7月24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22-9-27 21:50 , Processed in 0.06903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