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文化长征网 首页 长征学校 查看内容

问醒人间——再读《人的价值学》

2015-9-1 17:5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97| 评论: 0

摘要: 问醒人间——再读《人的价值学》王胜国 当下中国,无论男女长少,无论贫富贵贱,都在茫茫然匆匆地打发时日(俗称‘过日子’)。人们都很会“生活”,都很现实,都在求实惠,抓“实际”:年长的,有闲暇又有金钱的, ...

问醒人间

——再读《人的价值学》

王胜国

    当下中国,无论男女长少,无论贫富贵贱,都在茫茫然匆匆地打发时日(俗称‘过日子’)。人们都很会“生活”,都很现实,都在求实惠,抓“实际”:年长的,有闲暇又有金钱的,国内游,国外游,图个痛快;有空闲不富裕的,钓钓鱼,跳跳舞,求个得意;时间富裕稍有点钱的,则去跑跑股市,希望撞个大运,挣点意外之财---年少的,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无非围绕着自己心中的“小九九”,东奔西跑,为生计、为个人发展忙得不亦乐乎。总之,人们都不闲着,都在奔忙---但是,当喧嚣嘈杂过后,夜深人静之时,静下心来的我们是不是应该扪心自问:现如今已成为常态的上述“生活”是我们一生的追求吗?或者说这样的生活就是我们在少年时代曾经高唱的“我们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歌曲的人们所追求的人生理想吗?这样看似“悠闲”实则“茫然”的人生有价值吗?或者说我们的生活真像已故的诗人汪国真所说的“生活的理想,就是理想的生活”吗?我们到底缺少什么?

   读到此,或许有人说,你的这些问题有人想过吗?这些问题是不是你自己无中生有、虚拟出来的所谓问题。其实,探讨人生价值、人生理想的大问题,古今中外不乏其人,只是当下多数人忙于追求物质利益无暇顾及这些大问题罢了。所以,1996年一个叫皮埃.杜耶尔的法国学者出版了《关于西方崩溃的报告:19992002》一书,在分析了诸多的社会问题之后,指出:“由于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了对物质利益的追求上,人们已无力面对人生意义的大问题(英查尔斯.汉迪(《饥饿的灵魂》)上海三联出版社1999版第36)。”当下中国,湘江岸边,一个在十多年前曾经带领其他两位文艺工作者共同发起了重走红军长征路活动的、被许多人不解甚至视为异类的湖南作家罗范懿,后来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长期思考,出版了一本《人的价值学》,对当下人们无人关注的人生价值、人生理想进行了自己的解读,第一次向世人提出人的价值由两部分组成:物生价值与人生价值,即:人的价值=物生价值+人生价值。显然,无论是法国的皮埃.杜耶尔的《关于西方崩溃的报告:19992002》还是中国湖南的罗范懿的《人的价值学》,他们都在向所有的读者们表达出一种当今世人少有的人文情怀信息:关注在物质世界极度繁杂、令人眼花缭乱的表层下人们的精神世界以及每个人不可回避的人生价值和人生意义更是当今世界最为需要的。不管你是否思考和意识到这些重大问题,它们确确实实都在时时刻刻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的现实生活、今后的人生以及整个人类的前途与命运。

     古往今来,凡是能在历史上留下印记、赢得后人尊敬的人物,无一不是具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总是对现实怀有深深忧虑进而思考人生和社会大问题的思想家。如果不是处于奴隶制走向瓦解、封建制正在孕育、因整个世界“礼崩乐坏”而产生深深的忧患意识,孔子不能成为孔子,至少不能成为其思想一直影响到当代中华文化的大思想家。不论是中国的孔子、老子、孟子、屈原和印度的释迦摩尼,还是西方的苏格拉底、柏拉图、耶稣、阿奎那、奥古斯丁,强烈的忧患意识、责任意识和极度同情弱者的怜悯、同情、善良之心,正是导致后人对他们肃然起敬、顶礼膜拜的根本原因。在近代中国有“中国的普鲁士”之称的今日湖南长沙市,一位刚逾天命之年的副高职称作家,不去迎合当今人们的情趣而去写言情小说或是情色文学,挣点稿费补贴家用,使自己的小生活更为滋润和宽裕,更有甚者还可为自己晋升文学正高职称之用。然而,他却一头钻进最为枯燥无味的哲学书斋里闭门谢客、埋头苦读,用多年时间苦写与自己职称晋升无关、与经济收入无益,甚至还要拿工资来补贴出版一部多达10多万字多数人不愿涉猎的探讨人生大道理的学术著作,这本身就是当今世界的一个传奇、一个童话!但是,这件看似童话的事确实是实实在在是真实存在的。这部《人的价值学》不仅已出版多年并成为一些地方的中小学甚至高校的思政课教材,而且还引起了学界一定范围内的关注与评价。罗范懿的名字也连同他的这部著作开始为学界、教育界所关注、所瞩目。

作为一名与之交往多年、远在河北的好友,多年前就曾经读过他的第一本《人的价值学》,最近因其再版,且增加了原来两三位的内容,形成了“三和原理”。再次拜读,“温故而知新”,再次细读,心灵再次接受一次洗礼,再次经受震撼。

此次拜读,我的感受主要有三:一、我们确实需要关注探讨人生价值的学术著作启迪心灵、滋润心田。感谢《人的价值学》再次使我们注意思考自己现实的行为是否有意义。人类需要经常自我照照镜子,反思一下自己的作为,否则我们的人生仅仅只是活着而已。我们应该坚信,缺乏思考人生价值的生活,绝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生活,有价值的人生只有像罗先生指出的那样:物生价值只是满足每个人自身的生理需求,而人生价值则是一种为他人、为社会、为人类的一种奉献与付出。人,只有更多地为他人付出、谋利,才会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大化,进而最大限度地提升和实现自己的价值;二、不要对当今物欲横流、人心浮躁的社会过于悲观失望,要坚信总有一些思想家在思考和关注着人类的命运与社会的基本走向,我们的社会还是大有希望的。思想家们的思想一旦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就会带来巨大的社会能量。这种正能量一旦能够得到全社会的肯定和认可,就可以提升人们的思想境界、道德境界,进而提升整个社会的道德品味和审美情趣,最终使社会变得清洁、和谐和美好,更加接近理想社会。仅以罗先生所在的湖南而言:2300年前一位危冠博带、面目憔悴,但目光依然坚韧的老人,孤独地站在潇湘大地上,仰天长啸,写出了超越时空、令人震撼的《天问》,向世人发出了许多令人思索的警世诘问---上个世纪20年代,还在潇湘之地,又有一位气宇轩航、目光炯炯,身材伟岸的青年志士,站在暮秋的橘子洲头,眼望层林尽染的岳麓山、百舸争流的湘江,发出了“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世纪之问---显然,每当人们思想消沉的年代,总会有“以天下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志士仁人站在时代的前头,忧国忧民,从思考人生的诸多问题入手,最后探讨社会以及人类的出路与命运,引领人们的思想,吹响社会前进的号角;三、《人的价值学》的最大社会价值一是提出了当今社会人们应该更多地关注自身的人生价值(服务他人的社会价值)的实现上,而不是把更过的精力花在物生价值的追求上的重要观点,二是表现出了当今学界少有的对当今社会以及全人类前途命运的忧虑、思考与关注的人文关怀和社会担当(而这正是当今学术界最可珍视、最为宝贵的)。

长沙,这个中国的“普鲁士”,曾有震撼“问天”的,“问大地”的,今又有问“人”的……但愿罗先生的这次发问,能使更多的人们由此关注和思考“人”自身诸多的大问题,进而为自己、为社会、为人类求索出一条走向光明与进步的康庄大道!


(作者系河北政法学院系主任、教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18-10-23 12:45 , Processed in 0.07935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