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939|回复: 8

•全国双万征文特等奖• 拐杖声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2 16: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文化长征发起人  罗范懿
   
    折叠好被物,挎上登山包,执稳拐杖,捻灭灯,轻轻掩上门,我们会意一下眼色,又出发了。

    凌晨4点多,老乡都还在睡梦中……

    我们睡前付好了宿费,也已提前道了别,那鼾声正是夜谈时老乡说话的语气,再三托咐,再三祝福,声音酣甜……

    被我们安排住在隔壁的三位昨夜从江面赶来的老表也睡得正香,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专程从几百公里外赶来湖南的汝城县城看望我们,该说的话说完了,该托咐的事托咐完了,他们亲眼看着我们把一封封信装进了深深的登山包里……我们这时又下意识再摸一摸,厚厚的,甸甸的……

    三位江西老表离上车返乡的时间还早呢,我们出发吧!

    轻轻的说,我们缓缓摇转身来,把拐杖提在手上……别让它磕碰在楼梯板上,别让它磕在街道的水泥地上,夜深人静,拐杖声脆,别惊醒了老表和老乡们的好梦……

    出发了!远离了街房农舍,三根铁拐杖在新修的水泥路面上磕出一路的火星子,山野发出脆脆的回声,睡鸟飞起来了,猛兽惊醒了……

    路上的三个影子一晃眼被车灯推上了公路两旁的大树,一晃眼又被拉的长长的铺在路面上,冷不防车轮下一坑污水喷得我们满身,让人哆嗦,影子也哆嗦,没了……

   前面一片白亮亮的,老作家李绿森说快要天亮了,那是一条河流,老陈却说那是一块晒坪。来到跟前才知道那是农民搭起的返季节簿膜菜棚。路旁站着一个人,走近一看是棵小树。一个影子在蠕动,算盘响起,我们都知道那才是个人哩,一位去上学的小学生。我们不由放慢了脚步,夜里还看不清,别去惊吓了孩子……

    李绿森见了孩子有说不出的高兴,家里的一对双胞胎孙女也正是这般年龄,每天给爷爷打电话撒娇,闹着要爷爷快快回家去……你想爷爷他想孩子……老作家心里一激动起来就吟诗诵词:

    东方欲晓,

    莫道君行早,

    踏遍青山人未老,

    风景这边独好。……

    天亮了,艺术家老陈兴奋地唱起了长征组歌,队长罗范懿也对着大山和田野放声朗诵《长征》绝句……

    我们文化长征队从瑞金出发至今快有两个月了,近两个月来,我们徒步两千公里,走过18个县市,石刻和刷写了200多幅宣传标语,宣讲15场达3万人次……回想起来,尤其是路过家乡湖南,不能不让我们精神为之一振!

   那是跨越湘赣边界的时候,几位老乡陪我们在“O”公里里程碑前合影,“咔嚓”一声把山脊两边湘赣百鸟迎送欢唱的声音也摄入了方寸。合影后几位老乡也放弃班车不坐,陪我们吹箫和弦为路人宣讲弹唱。当我们的行军队伍进入湖南境内的第一片农田时,公路旁的一口地下泉突然冒出乳白琼浆来,老陈最先发现,我们惊喜若狂,当即拍下了这个千载难逢的镜头。当地老百姓赶来奇观,他们每天吃的这地下泉水,却从没发现这地下泉涌出“奶水”来……

   我们就真当这是土地奶奶挤出来慰劳“红军”的“奶水”了。激情喷涌,我们立即就在进入湖南的第一个乡镇集龙镇上刷写“红军精神感天动地,世代相传”的标语,集龙镇上的老百姓也围过来为我们助兴。我们开始还担心在房屋上刷写标语会让老乡不喜欢,没想到他们挥着手对我们说,这样的标语几十年不见了,你们要到处写,要买红漆写,把那铺天盖地不要脸的鬼广告都遮住……于是,我们放手写,到处写,进入湖南的集龙和益将乡路旁到处留下了我们文化长征队的标语,写得老百姓心里痛快,写得我们走进汝城县城时还有集龙人追进城来看我们。

   我们每天凌晨出发,一路走一路写,有时连背包也顾不得解下。一当发现一块好写标语的场地,野外没有水兑广告粉,我们宁可倒了自己一路背着解渴的开水也不放弃。想起那县城里“抢到就是赚到”的广告标语心里就很气愤,都争着倒自己的饮用水,宁可自己口干舌燥也要尽可能给孩子们多写几幅。尤其是老陈,一当见到路旁有可供石刻永久性标语的场地,他就更来神了,他要我们的队伍继续前进,只孤怜怜地留下他一个人趴在岩石上,一趴下就是七八个小时不歇息,中餐吃干粮。有一次我们在江西崇义县关田镇上给乡村干部搞宣讲,他一人在4公里外的路旁岩石上搞雕刻,如火的秋阳他还可用头巾盖顶,却挡不住黄蜂对他的叮咬呀,老陈忍住肿痛坚持把标语雕刻完工才回到镇上敷药消肿。一次在江华县的瑶山里石刻标语时突然传来他姐姐过世的消息,大家都劝他停下来算了,他却要坚持完工,也不知道是他的泪水还是汗水的缘故,只见他一锤子一锤子地误砸在自己的手上……也坚持最后把“红军精神永放光芒”的悬崖标语雕刻完工。老陈趴在岩石上石刻,常有石子沫喷进眼睛里,我们多次提出要给他买副遮灰镜,他却都以活动费用拮据而坚决拒绝,他每次一边擦眼睛一边对我们说,不如用这钱多买些宣传粉来多刷写标语。那天我们在宜章县城时遇上长征路上的第一场雨,我干脆脱了湿袜子赤脚穿鞋行军,却不料那坐机关的脚被雨水溅进鞋里的泥沙磨得四处是伤口。一部吉普车见我们一跛一跛的行走艰难,停在我们面前坚持拉我们上车,两位年长队员也推我上车,甚至急得骂人了。身为队长,我总觉得不忍心让两位老人步行、自己坐车,硬撑着,这天我们雨中也行军22公里赶到梅田镇上才落宿。当天晚上好心人给我送来一把创口贴,满脚贴上,第二天凌晨我们又继续行军。

   每天下午五六点钟都是我们行军最疲惫的时候。一天从凌晨四五点走下来,多的走40多公里,少的也有20多公里,这时的双腿就像灌满了铅一样,非常沉重,见到能坐的地方就想坐,坐下了就想躺下,一当背包卸下腿就不再属于自己的了,人就似乎要飘起来。那天也是下午五点多走进汝城县城,我们的旗帜还有老陈的胡子一眼就被站在门前的一位叫范华庆的个体工商户认出来,他说电视里报道的正是我们,他很敬佩,坚持卸了我们的背包往他的小车里塞,并把我们送到他堂哥的一个叫“非常旅店”的家庭客店住下,几天的宿费他都包了,当天晚上夫妇还请我们吃馆子“接风”,临走时又把我们请到家中吃晚餐“饯行”。当中我们和他也难免都遇上了尴尬:大街上正有学生的腰鼓鲜花队伍欢迎一支人车浩荡、气势非凡的长征队伍进城,我们这支三个人的队伍悄悄进城,老的已老得不行,年轻点的也脸色憔悴,自然“形迹可疑”。现在社会上假的太多,好心的民警亲自赶到小范家提醒:这肯定是支“假长征队”,你们千万不要受骗上当!

   我们每日三餐都在老百姓家中同老百姓一块吃是经常的事,正好选在老百姓在家作饭的空儿,即使我们走得再累,一歇下来就把二胡、快板掏出来唱着打着,借这空档子我们同吸引过来的老乡们聊天,很快交朋友,说知心话。几位从江西赶来湖南看我们的老表也就是这么经我们路边的农民住户介绍而赶来相识的。我们苦于经费,也想体验,进入城里我们就选床位最便宜的老百姓家中旅店住宿,也只选小店子吃最便宜的快餐,店老板却没想到我们三个人是徒步长征的队员啊,体力消耗大,狼吞虎咽的大饭量让老板直摇头,有时我们见老板脸有难色,就主动加饭钱,有时考虑身上钱紧也不加,三个人尽管肚子未饱也总相互让着,最后总还要在老乡的饭锅里剩上一点,让宾客双方都心里安稳……我们想,当年的红军长征还要打仗,体力消耗更大,会有满足的饭量吗?于是我们心里坦然!

    每当我们受了委屈或遇上困难的时候我们就去想我们一路上令人兴奋的事:

   道县一中4000多名师生聚集操场听我们宣讲,报告后师生潮水般拥住我们,来不及拿纸的要我们在手上签字,在校服上签字,有的还坚持要在他们脸上签字,还有的学生被感化得要我们答应他们立即加入长征队伍……这么一直到傍晚6点多钟,县委宣传部的、新闻记者、学校师生几千人才同我们依依离开操场,这天还有好多学生晚餐都没顾上。

   一个多月下来,因为省市媒体加上途中各新闻媒体对活动的宣传,我们文化长征队的工作已影响到海内外:11月6日,台湾著名爱国统一人士周有醇夫妇从国际互联网上获悉,专程赶来大陆的长征路上于湖南宜章段途中看望我们,72岁的老人家还陪我们徒步几十华里,给我们送来祖国统一的台湾宣传资料,他们夫妇还在我们长征队的“万人万言旗”上写着“中国人的模范”几个大字。目前,我们的活动已从中小学影响到了高等院校,北京大学的一位叫李信华的博士发来信息说他已成为我们活动在北大的义务宣传员了,北大的BBS权威网站正大力宣传我们在红网上的活动专题。郴州一位未留名的手机号13807351623读者给我们发信息说,读到报上的新闻,深受感动,世界因为有了你们,才有了最可爱的人……

   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蒋建国向我们电话问候,郴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刘广明亲自发手机信息问候,安仁县委、县政府领导也纷纷给我们发信息问候,一位县里的政协主席还打电话说他要加入我们的长征队伍,河北政法学院的一位名叫王胜国的大学教授已决定寒假加入我们的长征队伍……

    想到这些,我们还有什么不能满足的?我们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

    我们又出发了,三个影子,三根拐杖,三根在二万五千里长征路上发出呐喊的拐杖?——“咣当咣当”出发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18-6-18 21:05 , Processed in 0.0938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