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长征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934|回复: 0

怀念雷锋的老师 ——熊春祜和他的《沩水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6-30 21:2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怀念雷锋的老师

——熊春祜和他的《沩水河》

作者:李绿森

        这次送老伴在湘雅诊治脑病,得知著名作家谢宗玉,由公安机关调到了毛泽东文学院任副院长,因他和我是同乡,我正想找他了解我多年没有联系的省文艺界的情况,因而于十月十七日来到了毛泽东文学院,碰巧他不在,但幸传达室的人非常热情,将我领到了一位叫纪红建的主任那里,主任忙给谢院长发了短信,接着泡来一杯热茶叫我稍候。见他如此热情,我礼节性地问他是哪里人,他信口说和雷锋是同乡,我一听想起了一位老友,问他可认识他们乡里有位叫熊春祜的老人,他大为惊讶,将我上下审视一了遍,竟说不认识,可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但听说是雷锋的好朋友和老师,还是县里颇有名气的作家,说完反问我怎么认识这么个人。        他这一问,我想起了文化革命前,我经常和熊春祜参加省作家协会举办的文学创作班或读书会,他比我大十多岁,写作早好几年,我总是称他熊大哥,我最敬佩的是他写了一部叫《沩水河》的长篇小说,虽然尚未出版,但经作协打印成册,组织相关人员传阅和讨论了,反映相当不错,我真为他高兴得拍手叫好,认为这是为我们工农业余作者争了光。这是因为那时候我省文艺创作力量十分薄弱,尤其是长篇小说,自解放后到文革前近二十年,仅出版了周立波的《山乡巨变》和马忆湘的《朝阳花》,以及驻湘部队作家张行的《武陵山下》,再是吴自立将军与专业作家未央,合作了一部电影故事片《怒潮》。此外,则只有谢璞、刘勇、王以平几位青年专业作家及个别业余作者出了几个短篇小说集。农民作者熊春祜如能在这时出版长篇小说《沩水河》,那简直是发射人造卫星了。因此我们一再催促他尽快改完付印。不料后来熊大哥竟对我说,作协主席蒋老(牧良)看了他的打印稿后找他谈了话,认为很有修改价值,但极力反对急功近利,而要他效法曹雪芹写《红楼梦》那样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严格要求自己。蒋老还说将抽出时间帮助他改写。这使我既高兴又担忧,高兴是蒋老对这《沩水河》这么重视,担忧是我知蒋老自己写有《国防在后方》和《湖边风雨》两部长篇小说,出版社一再催他付印,可他老强调搞创作务必精益求精,不肯轻易出手,可他就不想自己年届花甲,能不能顾得过来。既这样,我们只得耐心等待了。可不料后来进入了“史无前例”的疯狂时代,至今已近半个世纪,我再没见到我的熊大哥,亦不知其《沩水河》的下落。但奇怪的是今年十月十三日,我和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几位负责人,瞻仰了雷锋故居,在雷锋母校送给我们学习雷锋的资料中,写有雷锋在家乡时,曾为《治沩工地报》写过文章,在工地报编辑的帮助和指导下发表了散文,写了九首诗歌和二篇小说。资料中虽未提那编辑的名,可我知那就是我的熊大哥。这是六十年代全国掀起学雷锋高潮时,我和熊春祜在省作协学习,他对雷锋不幸牺牲伤心痛哭,他对我讲了他在《治沩工地报》时,雷锋向他学习写作的事,他老尊敬熊大哥为老师。当我在雷锋母校看到雷锋向《治沩工地报》编辑学习写作时,便向雷锋小学老师打听熊春祜的情况,奈何那年轻的老师们一无所知。值得庆幸的是我今天来到毛泽东文学院,见到了熊春祜的同乡纪红建主任,他却知道熊春祜是雷锋的好友和老师,遗憾的是他竟不认识熊春祜这个人。因这,我问了他多大年纪,得知才三十六岁,我暗自推算了一下,他和熊春祜相差了两个辈份,我正想请纪主任从他爷爷那辈人去了解熊春祜的情况,可就在这时,他们的谢院长快步赶了过来,老远便和我打招呼,纪主任忙迎过去指着我对他说,想不到我竟认识他们家乡雷锋的好友和老师熊春祜先生,院长笑着向他介绍,说我过去也写过不少东西,前几年还去北京人民大会堂领过奖。说着把我带到了他的办公室,说他正在陪着外省来的作家在听我省作协主席唐浩明讲《湖湘文化》和《湖湘文学》,我听了大喜,问我能不能参加旁听,他笑着将我带进讲堂。
        听完讲课,谢院长又请我陪同外地作家一起吃了中饭,因他是东道主,我见他很忙,觉得在他身边多有不便,加之我想向纪主任继续打听熊春祜的情况,于是告别了院长,复又回了纪主任办公室,见他室内满是书籍,想起曾听说谭谈和未央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编了一本《湖南当代作家小传》想从那书中查询熊春祜的有关资料,请他借给我查阅,他说他没有那本书。可喜他从书架上拿了一套他前不久协助谭谈主编的《当代湖湘文艺人物》给我。说让我查看里面有没有相关资料。恰这时,我接到家里来的电话,为了尽快翻阅他们送那套书,便借此告别了纪主任。
        我走出毛泽东文学院,坐上了回家的公交车,不料,可能是思念熊大哥心情沉重,加之和外地作家就餐时,一位非常热情的新疆女作家让我多喝了鸡汤,以及饭后没有休息,一上车便恶心,接着便翻江倒海般地呕吐起来,幸亏我将装书的袋子空了,让呕吐污秽物进入袋内,才使我不在满车旅客面前丢尽脸皮,接着要司机让我下了车,改为步行。却又奈何当顶的秋老虎日头像火一样,晒得我汗流如雨,头昏眼花,为防不测,忙坐在路旁林荫中的草地上歇息,再给家里打电话作了汇报和请假,尔后翻开了纪主任送给我的《当代湖湘文艺人物文学卷》,不料书中只入选了我省五十名在文学方面取得丰硕成果的优秀作家,但幸目录中的头像大都是我熟悉的面孔,使我非常高兴。遗憾的是我所敬佩的熊春祜大哥竟然榜上无名,我真为这有点不平,但将他和入编的作家仔细比较,却又觉得差距甚远,不得不承认该书的编写是无可挑剔的。只不过对熊大哥的《沩水河》未能出版感到惋惜,我想如果出版了的话,他很可能也会入编。我印象最深是中央和国家的领导人对学习雷锋题词后不久,我和熊春祜正在省作协学习,他谈起了《沩水河》中有位后生就是他以雷锋为模特儿写的,说他如在改写时,若能将他作为书中的主人公去写就好了,我说如写得好,很可能会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和《把一切献给党》那样,获得轰动性的效果,因为《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保尔·柯察金,《把一切献给党》的吴运铎,根本不能与雷锋同日而语……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为了躲避秋老虎日头,我干脆睡倒在林荫中那稠密而柔软的草地上,翻阅着《当代湖湘文艺人物》,因为书中的人和事大都熟悉,觉得非常亲切,越看越爱看,真是欲罢不能,直至双眼朦胧,本能地抬头远眺,这才发现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不得不离开舒适草窝,以三十五块钱租了一辆摩托回到了家里。
        在雷锋母校看了学习雷锋的资料,今又看了《当代湖湘文艺人物》,我更想弄清熊春祜和他的《沩水河》的下落,为这,我寻找了许多当年和他相熟的文艺界老友,奈何黄起衰、周微林、李青、任光椿等早已作古,孙建忠、石太瑞、韩抗、张永如等却又不知去向,无法联系,但幸有次看望肖育轩的遗孀李原理,谈讲中,她说省作协年届九十的刘勇,仍住在她作协那老房子的对门,我知刘勇原先和熊春祜非常亲密,他还在省作协负责过通联工作。最好去找他打听,或许会查个水落石出。这样,我于十一月八日和老伴一道来到了刘勇家,他家厅堂只有一个年老的保姆在看电视,见我们要找刘勇,将我们带到了他的卧室,她将刘勇推醒了,叫我直接和他对话。我将要了解熊春祜的事一遍又一遍对他讲了,奈何他耳朵听不到,眼睛老闭着,老半天才梦呓般的说,“他是个好同志,文革前写过一些东西,同我去北京开过全国第三次文代会。”我一听便知他是在说糊话,一再指出他错把我当作熊春祜了,因为和他一起参加三次文化代会的不是熊春祜,是我李绿森,可他就是听不到,仍把我当作熊春祜,我只好对着他的耳朵高声大喊,说我是李绿森来向他了解熊春祜的情况,喊了好一阵,他终于弄清了,难过得紧紧握着我的手嚎啕大哭,好一阵仍抽泣着说他也很久没有见过熊大哥了,可他不记得听谁说过他早就死了。停了好一阵又补了一句,说在蒋老没死时,见他来过蒋老家几次。这使我想到蒋老曾答应帮助他改写《沩水河》的事,他是不是为改写《沩水河》的事去了蒋老家呢。于是,我向刘勇问起了《沩水河》后来怎样了,我一连问了好几遍,他像背书的小孩背不出了似的,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着《沩水河》,《沩水河》,断断续续念了许多遍,竟然没作声了。并把握着我的手也放开了,这是怎么回事呢?真吓得我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但幸他的保姆说他是睡觉了,才使我放下心来。我老伴见状,悄悄将我拖离了他的卧室。并对他的保姆说等他醒来代向他道歉。回来时,想起刘勇说熊春祜已死了的话很痛心,但是又希望他是因病说糊话。为了求得真情,我对老伴说打算再找毛泽东文学院的纪红建主任,请他领我去他家乡调查清楚,老伴知我晕车厉害极力反对,我说,望城离长沙不远,我打算租摩托前往,使她无话可说了,为这我得先和纪主任约定,于是向谢宗玉院长要了纪主任的电话号码,给纪主任打了电话,不料他说他在北京,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想在他回来后带我去他家乡了解熊春祜,不料他竟说熊春祜早已不在了。他说得那么肯定,这定是我和他提了熊春祜的事后,向家乡查明了这事,这使我完全失望了。但我又想到刘勇讲他在蒋老在世时去过蒋老家,是不是找蒋老联系改写《沩水河》的事呢,蒋老要他效法曹雪芹写《红楼梦》披阅十载,可蒋老和熊大哥是说那话之后十多年才去世的,按时间推算应该是改写好了,但奈何那是“史无前例”的岁月,他们改写好了没有呢,我们无法得知,但愿他的《沩水河》能像《红楼梦》一样,在他过世许多年后得以问世,让后人将他补入《湖湘文艺人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文化长征网-中国长征精神研究院 ( 湘ICP备05019033号

GMT+8, 2018-10-23 14:01 , Processed in 0.128707 second(s), 3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